为什么我们那么难以改变他人心意?

无论你是否愿意承认,我们每个人都存在着确认的偏向性。也就是说,我们更愿意接受那些比较符合自己信念的人和信息。
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辩论为何如此激烈却往往无济于事:人们一般更倾向于坚持自己的想法,有时甚至面对与他们想法相反的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依旧如此。
大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我们如此固执己见?
对该疑问的研究结果最终能以“Confirmation bias in the utilization of others’ opinion strength”为题发表在Nature顶级子刊Nature Neuroscience (IF=21.126)杂志上。
已有研究表明,当别人发表自己的判断时越有自信,人们越容易受到其影响。研究人员举例解释了这种情况:在所有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如果目击者十分确信她看到了Jim刺伤了George,那么陪审团可能会将此视为Jim有罪的强有力的证据,而当目击者不确信她所看到的是否是Jim时,陪审团可能就不会这样认为了。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当医生对于自己的诊断非常有信心时,患者也会更有可能接受医生推荐的治疗方式。
但是,在很多情况下,人们也会拒绝别人提出的很多想法,无论提出这个想法的人是谁,也不论该想法是基于多么强有力的证据。
例如,在过去的十年中,气候学家已经非常确信气候变化是人为导致的,但是,在此期间,相信此观点的人口比例却有所下降。
确认偏向性的影响
为了弄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奇特的现象,以及为什么有时几乎很难改变别人的想法,研究人员招募了42名参与者来研究这个问题,这些参与者同意参加该实验,并愿意接受功能性MRI扫描。
研究人员首先将参与者随机分成了几对,并向他们展示了房地产网站上列出的房地产图片。研究人员要求每个人来确定,他们认为这些不同房屋的市场价是高于还是低于调查人员确定的价格。例如:这个房产的市场价是高于还是低于$1,000,000?另外,每个参与者还必须决定他们愿意为这些房产投资多少。投资的比例一定程度上反应了他们对于自己判断的信心。
最后,研究人员要求参与者成对进行功能性MRI扫描。配对的参与者躺在一个相对的扫描仪中,并且有一个玻璃屏风将他们隔开。
在屏幕的一侧,每个参与者都可以看到这些房产的图片、他们之前对此要价的评估以及他们愿意投资的金额。之后,会展示跟他配对人员所进行的判断:他们估算的房屋价值以及他们愿意投资的金额。
结果发现,当同伴同意他们对于该资产的评估时,他们会愿意在这些房产上投资更多金额,特别是当他们的同伴表示愿意投资更大的金额时。
然而,当同伴不同意他们对于该资产的评估时,他们之间的意见并不会影响彼此关于愿意在该资产上投资多少的决定。即使他们的同伴表示愿意为该房产投资更高金额,也不会对他们有影响。这说明他们对于该房产的评估很有信心。
大脑无法编码反对意见
当研究人员通过功能性MRI扫描研究参与者的大脑活动时,主要将精力集中在似乎参与评估和吸收他人想法的大脑区域:后内侧前额叶皮层。
结果发现,后内侧前额叶皮层的大脑活动发生的波动情况,主要取决于对方的信心情况,也就是个人愿意投资的金额。当成对的参与者就房屋的价值达成一致时,才会发生波动,而当他们意见分歧时,该区域大脑活动基本没有改变。
研究人员表示,当人们不同意自己的意见时,大脑无法编码等量的他人意见,所以也就无法改变自身的意见了。
研究人员指出,这也是合理的,神经学家已经知道该区域在决策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并且在现实中也是如此,大脑往往忽略与我们相反意见的说服力和紧迫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么多人一直在坚持着错误的信念,这也是造成他们与具有不同观念和信念的人有鸿沟的原因所在。
本文的发现可能有助于弄清楚一些科学或者政治上的令人费解的观察性结果。他人意见尤其容易受到确认偏向性的影响,可能是因为它们更容易被否认。
人们往往是基于从他人那里获得的信息作出大部分决定,比如专业上、个人的、政治的以及购买的决定,所以该确认偏向性的发现很可能会对人类行为造成自己深远的影响。
参考资料:
Kappes, A., Harvey, A.H., Lohrenz, T. et al. Confirmation bias in the utilization of others’ opinion strength. Nat Neurosci 23, 130–137 (2020) doi:10.1038/s41593-019-0549-2
杂谈

武汉大学孟勤国教授支招:如何迅速成为著名教授?

2019-12-22 14:45:47

杂谈

意大利女大学生实验室意外感染HIV状告母校 附62位同学的惨痛教训

2019-12-22 14:53: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