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ESI排名:变味的学术排名争夺、相互引用

进入大数据时代,数据成为一切的核心,所有人都在关心数据,难免有人刷数据。

学术圈也未能免俗。

前段时间,新华网就报道了部分高校刷引用次数的新闻,批评某些高校为提升 ESI 排名,鼓励校内研究者互引刷数据,引导学术论文追热点、「傍大腕」等现象。

图片来源:新闻截图

ESI 是何方神圣?

ESI 是近几年大学行政圈里非常热门的缩写词之一,全称是 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译名为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

 

新世纪的第一年,著名学术信息出版机构 ISI(Institute For Scientific Information,美国科学情报研究所)的「研究服务组」基于 ISI 的 SCI 和 SSCI 两个数据库推出 ESI,数据核心是引文分析。

ESI 主要指标是论文收录数和论文被引频次。在统计 12000 多种学术期刊的引文后,ESI 能够针对 22 个专业领域,分别对国家、研究机构、期刊、论文以及科学家进行统计分析和排序,从而确定关键的科学发现,评估研究绩效,掌握科学发展的趋势和动向。ESI 每两个月刷新一次,为学界提供了一种动态的、综合的学科分析结果。

虽然已有近 20 年历史,但作为科研成果评价标准之一,ESI 存在的问题也不少。

学科分类不科学。ESI 划定的 22 个学科明显偏重于基础学科和临床医学,对人文社科仅分为社会科学总论、经济学与商业 2 个学科。

收录期刊数不科学。社会科学总论,收录期刊上千,而空间科学仅有几十种,完全不成比例。

评价方式单一。ESI 在评价学科的时候,仅依靠期刊数据,不包括专著、会议论文、研究报告和专利等其他形式的学术成果。

统计方式过于简单。ESI 对同一篇文献的所有署名作者都给予同等的贡献度统计,而且并未区分自引和他引。

ESI 存在的问题并不少,但由于 ESI 能动态地以百分比形式体现学科排名,所以被高校行政机关拿来用作「双一流」建设的参照。从目前的操作层面看,ESI 前 1% 的学科排名,几乎是「世界一流学科」的唯一标准。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ESI 的评价缺陷被很多高校利用来快速提高排名。不少学校召开各类 ESI 与「双一流」建设的报告会,科睿唯安的专员被邀请宣讲,为学校的学科建设出谋划策。千万不要以为这类讲座没用处 —— 论文质量短期内上不来,但数量和引用还可以努把力。

图片来源:某高校官网

于是就有了高校刷数据的那些 “骚操作”…

刷收录论文的招数

论文数量是 ESI 学科排名里的基础参数之一。不少图书馆情报工作者纷纷献计献策,研究如何利用 ESI 的评价特(漏)点(洞)来快速增加学科中的论文数量。

抱团分羹:

针对 ESI 统计方式过于简单,对同一篇文献的所有署名作者都给予同等的贡献度统计,而且并未区分自引和他引的特点,有论文就建议可以多多合作发表论文,快速增加论文数量。

图片来源:某论文摘要

联合作战:

针对 ESI 学科分类太笼统的缺点,有论文提出,可以组建「学科群」来「促进学科间的交叉与融合」。

图片来源:某论文正文

 

这段话落实到实际操作层面,就是对于那些有希望进入 1% 的潜在世界一流学科,其他相关学科的科研人员可以多搞搞交叉研究,多把论文发表到属于这个学科的 ESI 期刊上,为学科的排名做贡献。

刷被引用数据的招数

除了论文数量,还有论文的被引用数。新华网文章中所提到的那些提高 ESI 学科排名的套路,直指当下科研圈提高论文被引的灰色地带。

鼓励校内互引刷数据:

利用 ESI 不区分自引与他引的「技术漏洞」,有高校派专人把本校发表的论文列表整理,鼓励本校老师优先引用表内论文。更有甚者,连学科间交叉研究也被变相用来开展论文互引。

追热点「傍大腕」:

不少高被引论文是综述或热点话题,于是高校鼓励本校研究者写短平快、蹭热点的文章。另外一些高校积极与那些学科排名靠前的高校合作,以第二单位署名的方式快速提高排名。

利用审稿权增加文章被引:

有些期刊的审稿人在对论文提出的修改意见中,间接或直接地建议作者引用审稿者本人的已发表论文。

世上无难事,大力出奇迹。既然「双一流」建设看 ESI 数据,现在又有办法刷数据,那为什么不用呢?部分庸俗学者用研究应试教育的方式提高 ESI 排名,竟然创造出个别 ESI 排名「奇迹」。

国内西部某大学的数学学科排名甩开耶鲁大学 10 个身位。而实际情况是该学校「数学研究几乎没有任何有意义的工作」,耶鲁大学的数学学科「在很多方面有深刻的贡献,引导方向」。

美国西北大学数学系教授夏志宏认为刷 ESI 排名「很无聊,毫无意义」。

鼓励刷数据的招数

高校刷数据,技术手段是刷论文数和引用数,鼓励的手段则是奖励。发表论文会有高校给予的现金奖励,这早就是人尽皆知的「特色」。

对于高水平的论文,学校不惜重金奖励。2015 年,就有高校为 CNS 论文开出百万价码(作者奖励 50 万 + 科研经费配套 50 万)。

图片来源:某高校科研奖励文件 2015 版

 

中国人的聪明才智也在论文奖励方面发挥得淋漓尽致。除了按分区奖励,按影响因子奖励之外,面对高水平期刊发表难度指数级上升的现状,部分学校很人性化地提出「奖励金额按基数乘以影响因子的平方」的新算法,可谓与时俱进。

为了提高 ESI 排名,现在的奖励更加细化,并且全都指向提高排名。比如,有的高校,会对发表在 ESI 源期刊上的 SCI 和 SSCI 论文额外多奖励三成,对每个被引用次数也都有奖励。

图片来源:某高校科研奖励文件

如果论文成为 ESI 高被引论文,还会每篇多奖励几万块,如果「有幸」成为 ESI 热点论文,那奖励就更多了。

 

图片来源:某高校科研奖励文件

图片来源:某高校科研奖励文件

图片来源:某高校科研奖励文件

对于 ESI 引用和高水平论文的奖励,还可以与发表论文的奖励叠加,因为这属于「论文影响力奖励」…

图片来源:某高校科研奖励文件

 

不得不说,这些高校刷数据的方式比起前辈饭圈,不遑多让。

去年底,吴亦凡包揽 iTunes 榜单前 7 名的六席名震北美。有人怀疑吴亦凡的冲榜成功是使用了作弊手段。iTunes 直接出手在美国把吴亦凡所有的歌全部下架。

图片来源:推特截图

 

原来,吴亦凡刷榜 iTunes,是粉丝自发的行为。国内的粉丝通过集资的方式购买大量境外苹果账号,在专辑发布当天买入专辑。

高校刷数据和饭圈刷数据有很多神似之处:着眼点在利用规则的漏洞特色是兵团作战人多优势、依仗的是手里有钱…

但是论执行力、规模以及所带来的不良影响,恐怕饭圈都稍逊一筹了。

杀鸡取卵式的刷数据并不可取

如今,在全国高校如火如荼的「双一流」建设中,ESI 评价已初现过度使用的端倪。而刷数据这种杀鸡取卵的方式,或许很快就会对我国的科技发展产生不良影响。

ESI 是一种很粗放的学科评价方式,注重基础研究,忽视技术成果。如果过度强调基础学科,仅强调论文的产出,将导致科研人员急功近利地从事基础研究而放弃应用研究

而且各个学校在人才引进时,都要考察 SCI 论文情况。各种花样迭出的人才评价标准也由之而生,但所有评价标准都与 SCI 论文撰写能力直接相关。

这种片面的人才引进方式已然大行其道,刷 ESI 数据无疑会更加助长这种风气。如果不能不拘一格地使用人才,谈何不拘一格降人才呢?

最糟糕的还有论文大量灌水

ESI 的评价方式中不涉及发表论文刊物的比较,在计算引用时,杂志的水平高低也毫无影响。

所以,发一篇好杂志的论文,不如发多篇低水平杂志的论文,后者不但在论文数量上远超前者,更可以通过自引来提高论文作者已发布论文的引用数。长此以往,灌水的文章会越来越多。

与影响因子一样,ESI 评价落脚于引用次数。用影响因子评价科研成果已经广受诟病,用 ESI 评价学科也同样不可取。

但现实的问题是,并没有其他更好的评价方式能够展示某个学科的排名。

也许,广泛纳入 Scopus、EI 和各类行业数据库来进行综合评价一个学科,可能是更全面的方式吧?

我们真的很需要一个能够正确评价科研成果的方法…

杂谈

年轻学者的困惑:科研随兴趣,还是跟大流?

2019-12-24 15:14:06

杂谈

Nature:要想学术做得好,大腿必须抱得牢

2019-12-25 19:10: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