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伤医事件后续 学医11年终将毕业的我还是放弃从医了

我是某985高校附属三甲医院的一名小博士,明年终于能毕业了,大概率能留在本院开始医生生涯。

然而,看到杨文前辈被残忍杀害事件的后续,我的职业规划彻底动摇了。

不是我胆小至此,被一次暴力事件轻易吓破了胆,而是——身在这个圈子,深知国内医生处境之艰辛,沉疴已久,一腔救死扶伤的热情早就饱经消磨。这次事件魔幻的后续,终于成了压死我从医信仰的最后一根稻草。

也不是我朝三暮四没长性,本科5年,硕士3年,博士3年,用人生最青春美好的11年光阴寒窗苦读,谁又能轻易舍弃?“学医难,难于上青天;学医苦,苦于磕黄连”不必赘述,我都挺过来了…..

但我没想到,这次杀医事件反映出的种种,终于让我退缩了。
 
杨医生被从背后割颈而致命,莫说经常伏案工作的医生了,任何人想到哪幅画面难道不会不寒而栗,不敢再把后背留给陌生人?可是医生不行,专注于救治都嫌精力不够了,哪有那么多功夫警惕背后?
 
这种凶器居然可以被明目张胆带进公共场所,莫说医护人员,以后谁进医院不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警惕?

这次事件后,人们大致分为三种态度:医疗圈相关的同仁愤懑痛心、积极转发、密切关注;而圈外的看客或是哀叹或是看个热闹,大多漠不关心;还有一类如鲠在喉——不分青红皂白地质疑贬低医生。

 

只想对这些人说:
1.   医护不同于服务行业:你在服务业交的钱都进了服务者的口袋,但你的医疗费难道进了医生的口袋?服务业人家可以选择不做你生意,但医生无论从道德还是法律上,有权力选择不救治你?

2.   医生冒生命危险救你就是理所应当,你去救一个被暴徒伤害的无辜医生就是不值得?

3.   如果医生奉之为信仰的“为人民服务”成了你们肆意伤害的理由,你有何颜面心安理得地享受“服务”?

 

然而无可奈何的是,悲剧发生后,凶手的家属获得了更好的医疗待遇,杨医生悲痛中的同事们还要“继续弘扬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化悲痛为力量,共克时艰,无私奉献”。因为病人死了家属不满,舆论会说医生把情绪发泄在无辜患者身上;而病人活好了,舆论会说你们医生早干嘛去了,何其讽刺。

而事件发酵后带来的连锁反应是……

 

对于这种人,其实不用去医院,贴心的网友指了条明路:

在身边无数同胞和前辈默默忍受着比996更高压的工作模式,奋战在治病救人的前线时,他们得到的不是感激,不是理解,甚至不是尊重……

 
人们赋予医生“超级英雄”的人设和期望,却忘了他们其实也是有血有肉、会痛会累的普通人。
 
他们不怕连夜加班,却怕全力救治的患者背后一刀!
 
他们不怕吸痰、吸尿乃至尝小儿粪便的“脏”,
却怕一腔热血被踩在地上的“脏”!
 
他们不怕病魔凶猛,却怕人心如魔!
 
此事只在医疗圈掀起波澜,悲凉之余也不意外,毕竟更关注与自身利益相关的事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有人能从来不生病、真正与医疗无关吗?每个人其实都是不自知的利益相关者,他们不知道——如果问题要靠绑架少数人“无私奉献”才能缓解,“少数人”只会越来越少,情况只会越来越糟。
 
每杀害一个医生,恐怕有至少100个医生转行,1000个医学毕业生放弃从医,10000个高考生放弃医学专业,越来越大的医生缺口、越来越严峻的医疗形势,迟早要整个社会买单。

深思熟虑后,我决定放弃了。从前一直鼓励我“医生最高尚”、让我坚持下去的父母这次没有任何异议,还说凭我学医培养的吃苦精神在其他岗位一定也能占一席之地。
 
毕竟,当要“无私奉献”的人换成自己身边的父母、爱人、孩子,又有多少人还能不假思索地说那是天经地义?
 
但是,对于无数仍坚守在医疗一线的前辈和同胞而言,我可能是一个“逃兵”。
  
暂时不做医生只是我个人的选择,我不会离开医疗行业,也不会去外国从医。
 
“救死扶伤”的信念不死,我会在另一个岗位上,和无数我敬佩的医务工作者一起,继续“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誓言,也持续关注此事。
 
所幸已有相关法规出台,我们已经看到了第一抹曙光。
 
相信这次事件不会仅仅“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
 
等到大环境真正改善的那天,我希望再回到那个曾让我第一次感受到莫大的自身价值和职业满足感的岗位。
 
也相信终有一日,医患之间达成真正的和谐,我的孩子如果想从医,可以充满自豪感与幸福感地一往无前。
杂谈

河南省肿瘤医院神经外科医生赵明正在受到患者家属的死亡危胁

2019-12-30 17:44:22

杂谈

硕博研究生期间应该要知道(注意)的50件事

2019-12-30 19:05:1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