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S ONE13篇学术论文再陷疑似造假风波 中国医学科学院等知名机构上榜

Pubpeer作为知名学术打假网站,允许任何个人研究者在网站上对已经发表的学术论文表示质疑,同时会提醒期刊作者进行回应。从2012年创立以来,收获了非常多的关注度和参与度,也和Retractionwatch共同打下了学术打假界的江山。
最近2天,小编注意到知名打假女斗士Elisabeth M Bik等人在Pubpeer对PLOS ONE期刊上的13篇文章提出造假质疑,而其中8篇都来自中国学者

而受到质疑的原因,无一例外,均为图片异常重复等造假问题。

 

受到质疑的8篇中国学者论文分别来自7个科研单位的独立课题组,其中不乏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科大学病原生物学研究所的卫生部病原系统生物学重点实验室这样的知名单位。
序号 标题 发表年 作者单位 当前状态
1 The interplays between autophagy and apoptosis induced by enterovirus 71 2013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科大学病原生物学研究所 通讯作者回应但Bik认为未直面质疑
2 Glioma-derived ADAM10 induces regulatory B cells to suppress CD8+ T cells 2014 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神经外科 无回应
3 MicroRNA-410 suppresses migration and invasion by targeting MDM2 in gastric cancer 2014 安徽省医院放射肿瘤科 无回应
4 Overexpression of YAP and TAZ is an independent predictor of prognosis in colorectal cancer and related to the proliferation and metastasis of colon cancer cells 2013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 无回应
5 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1 activation promotes migration and invasion of breast cancer cells through epithelial-mesenchymal transition 2013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 无回应
6 Novel split-luciferase-based genetically encoded biosensors for noninvasive visualization of Rho GTPases 2013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肿瘤内科 无回应
7 IL-6 expression regulates tumorigenicity and correlates with prognosis in bladder cancer 2013 台湾省嘉义长庚纪念医院放射线肿瘤科 期刊已校误
8 Artemether combined with shRNA interference of vascular cell adhesion molecule-1 significantly inhibited the malignant biological behavior of human glioma cells 2013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神经外科 无回应

而除了这8篇中国学者的论文外,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癌症研究中心和肺部、过敏、重症监护和睡眠医学系,波士顿大学医学院关节炎中心,印度德里国防生理和相关科学研究所,印度新德里全印度医学科学研究所,波兰华沙国家药物研究所和波兰科学院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研究所等多家国外研究单位同样牵涉其中。

但Elisabeth M Bik并非在最近才关注到这些期刊论文,事实上,在2014年3月至2015年10月,她对PLOS ONE的348篇论文提出质疑(占她所审阅出有问题的论文的44.5%,但Elisabeth 也解释说PLOS ONE是开源期刊所以审查起来更容易),并将DOIs号全部告知了编辑部,以上13篇论文都位列其中。

毋庸置疑,在大多数中国学者的眼里,PLOS ONE都是一个岌岌可危的水刊,但其实往前追溯,PLOS ONE也曾有过颇为光鲜亮丽的过去。

自JCR2009第一个影响因子4.431开始,到JCR2010是4.411,然而从JCR2011开始就慢慢降低,到JCR2014是3.234,之后更是在3分以下渐行渐远,更是不断深陷论文造假的各种丑闻中。

但PLOS ONE也没有完全自我放弃,2019年他们还专门发了一篇blog来介绍期刊为了解决文章造假伦理问题已经做出了非常多的努力

(https://everyone.plos.org/2019/02/12/maintaining-high-research-integrity-standards-at-plos-one/)

比如说

(1)使用软件工具与已发表论文进行比对;

(2)要求作者提供基本数据,以使已发表结果的基础完全透明;

(3)2018年1月组建了专门的出版道德编辑团队。该团队目前包括三名高级编辑,均具有科学研究背景以及在研究完整性标准、政策和工作流程方面的专业知识。

 

因此,这些年PLOS ONE的撤稿数量也呈现激增模式,2018年达到53篇,同时根据期刊编辑预判,这个数字还将不断增加。
这些年,无论国内外,都是学术造假新闻频传,但这些学术造假的发现几乎完全依赖于Elisabeth M Bik等志愿性质的打假人,期刊本身缺乏专业的造假审查人员且即使有的话,审查成本也极高。如何吸引更多的学术研究者加入到志愿打假中,如何用信息化技术实现自动识别,都是值得整个学术界探索的事情。

但是,更深层次的问题是,造假之风屡禁不止,这背后的原因和解决方法更值得我们深思!

学术圈

学术大佬撕逼 无辜学生遭殃

2020-6-20 23:03:52

学术圈

华人著名病毒学家邱香果案最新进展

2020-6-23 20:01:58

声明 本网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修改、删除相关文章,请留言反馈
When your legal rights are being violated, please send an email to: sci666net@qq.com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