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美国黑人大量死于新冠 种族还是基因?

6月8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全球新冠疫情正在恶化。谭德塞说,各国已向世卫组织报告近700万例新冠病例,近40万人死亡。而美国和巴西为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统计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1956527例,死亡病例110932例。

关于COVID-19我们仍然有太多未知的,但有一件事情却很清晰:在美国,黑人患者死亡率 占比明显过高。不过这些数字并不完整,非营利的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研究实验室估计,截至5月27日,非裔美国人的COVID-19总死亡率是白人的2.4倍。如果黑人的死亡率和美国白人一样高,那么至少有13000名黑人还会活着。

1.种族主义,非基因:

人们会认为这种惊人的不平等会激起愤怒。但是,一些科学家和政治家反应反而援引了关于非裔美国人易受病毒感染的未知基因的毫无根据的想法,而不是集中于寻找系统性不平等和压迫的大量证据。

在美国,很多政治家、科学家、医生和其他人都有种族主义观点,认为脆弱是黑人固有的。在NPR的一次采访中,路易斯安那州参议员比尔·卡西迪在从政前是一名医生,他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声称,“遗传原因”以及其他因素使非裔美国人有患糖尿病的风险,因此也有患COVID-19严重并发症的风险。科学家在世界领先的医学杂志之一《柳叶刀》上撰文指出COVID-19死亡率的种族差异可能部分归因于“基因构成”,并推测“基因决定对病毒病原体反应”,流行病学家在《健康事务》上撰文指出,“可能有一些未知或无法测量的遗传或生物因素增加了非裔美国人这种疾病的严重性。”

2.环境因素更大,非肤色:

佛罗里达大学人类学系的副教授Clarence Gravlee博士近日在Scientific American发表了一篇名为“Racism, Not Genetics, Explains Why Black Americans Are Dying of COVID-19”的文章指出,这种生物学的种族化观点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弊大于利的。首先,种族不是人类基因变异的一个很好的代表。与其他灵长类动物相比,人类表现出的遗传变异非常少—而且确实存在的变异是地理上的模式化,而不是种族上的。就肤色而言,它从赤道到两极逐渐变化,但从未显示出与不同的“种族”相对应的离散间断。此外,基因变异并不受肤色的影响;例如,影响肤色的基因独立于影响任何特定疾病风险的基因分布。虽然我们经常称“黑人”或“白人”,但并非是基因区别。

那么,我们如何解释“黑”和“白”不同群体仍然可以预测像高血压、糖尿病或像现在COVID-19这样的生物学疾病呢?答案很简单:人类生物学不仅仅是基因组。我们的环境、经历和暴露对我们的身体发育有着深远的影响,将遗传潜能转化为整体。系统性种族主义与基因组一样是生物学的一部分:我们所处的环境——包括获取健康食品的机会有限、接触有毒污染物、警察暴力威胁或种族歧视的伤害性压力——影响着我们中任何一个人患高血压、糖尿病或COVID-19严重并发症的可能性。

不幸的是,这种完整的生物学观点即使在应该广泛传播的领域也仍然不常见。想想2006年华盛顿大学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华堂及其同事在《人类遗传学》上发表的一篇被高度引用的论文。研究人员分析了家庭血压项目的数据,这是一项规模庞大的临床研究,目的是测试基于基因血统的估计——他们称之为“种族混合”——是否能预测墨西哥裔美国人和非裔美国人的体重指数和血压。唐和他的同事得出结论,他们的结果“暗示了非洲人和非非洲人之间影响血压的基因差异”,尽管他们承认与环境因素相比,基因影响可能很小。

3.缺乏证据的假设:

提出血压种族差异的遗传基础时,唐和他的同事重申了一个长期存在但未经证实的假设,即非洲血统的人易患高血压。这一假设很重要,因为有人援引它来解释COVID-19中的种族死亡率不平等。范德比尔特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的化学教授雷恩·罗宾逊(Renã Robinson)告诉NPR,非裔美国人可以被描述为“潜在的基因风险因素使他们对盐更加敏感”,这显然是指一个广泛传播但却不可信的高血压假说,该假说认为,大西洋奴隶贸易为受奴役的非洲人及其后代创造了有利于耐盐基因型的条件。也表明寻找心血管疾病中种族差异的所谓遗传因素的努力无疾而终。

唐和他的同事的研究展现了两个常见的错误,这两个错误使得种族遗传思维得以持续。首先,这项研究没有发现非洲人的遗传血统和血压之间有统计学上的显著关系。那么,“基因差异”的建议显然超出了数据范围。这种毫无根据的推论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罕见。4月,《内科杂志》发表了一篇论文,声称肥胖的种族差异有遗传基础,但没有实际的遗传证据。

其次,唐和他的同事检查了两个生物变量——遗传血统和血压。如果他们发现了某种联系,他们认为是因为一些未知的基因变异,增加了对高血压的易感性,且在非洲血统的人中更常见。然而,他们没有检验这一假设,也没有追求生物关联可能由社会文化过程驱动的另一种可能性。

人们很容易把唐和他的同事们使用的逻辑视为理所当然。大多数研究人员遗传和健康相关。但是,如果基因血统和血压是因为系统性种族主义而不是因为DNA联系在一起的呢?如果在种族主义社会中有更多非洲血统的人更有可能贫穷,遭受歧视,或者面临我们所知道的与高血压相关的任何其他压力,会怎样?证据表明,这种联系比所谓的基因差异更能解释问题。

4.实验证据澄清基因:

唐的研究发表后不久,艾米·农(Amy Non),当时是佛罗里达大学人类学的博士生,现在是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副教授,认真研究了家庭血压项目的基础数据。她注意到系统性种族主义广泛后果的一个单一的、粗糙的代理:教育程度。研究人员复制了唐和同事对遗传血统和血压的分析,但增加了教育年限作为另一个变量。遗传效应的任何证据都消失了。相反,正如我们在《美国公共卫生杂志》上报道的那样,平均每多受一年教育,血压就会下降0.51毫米汞柱。遗传血统没有增加任何东西。

如果我们假设那些被种族化为“黑人”或“白人”的人是没有根本不同的,这只是最初存在的生理差异。但这并不是因为我们的DNA有任何根深蒂固的差异。这是因为我们的社会结构和态度促进了一些人的福祉,却贬低了另一些人。由于几十年的仔细研究,我们知道我们所称的“种族”与基因变异并不相符,我们知道种族主义是致命的。对COVID-19的伦理、科学回应要求我们在评估基因猜测时尊重最高标准的证据,同时衡量系统性种族主义的生物成本并进行干预以阻止它。

5.按语:

如果继续对种族主义姑息,不仅是在COVID-19这场疫情中更多的黑人丧生,继而发生在明尼苏达州的警察暴力执法至黑人死亡事件,也是由于当地长期以来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对待黑人和白人截然不同的态度,让很多非裔的怒火达到了极致,人们纷纷走上街头进行抗议,最后引发了严重的暴乱,很多人趁机打砸抢劫当地的超市,有人纵火点燃了建筑物,而且以星火燎原之势向美国全国蔓延,美国人民称国家即将要失控!

资料来源:
https://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voices/racism-not-genetics-explains-why-black-americans-are-dying-of-covid-19/

杂谈

为什么北京疫情表明新冠病毒的传播能力增强

2020-6-25 20:31:23

杂谈

2020年上海规培结业考试不通过 延期一年

2020-6-25 21:21:17

声明 本网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修改、删除相关文章,请留言反馈
When your legal rights are being violated, please send an email to: sci666net@qq.com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