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海规培结业考试不通过 延期一年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结业理论考试只考一次,如7月份的结业理论考试不通过,直接延期一年。”而往年政策是延期半年,参加补考。

作为一名赶上“上海博士规培只要一年”末班车政策的同志,从此之后,再无这样的好事了,从2020年开始,上海规培进入3年时代!

我所在的规培基地,规培生旱的旱,涝的涝。对于规培生,我大致可以分为两种,根据收入分:有钱的和没钱的;根据工作量分:忙死的和打酱油的。而我所在的规培科室,属于有钱但忙死的(时常有种会做到猝死的感觉)。

以前有个笑话,说某科室因为规培生不足,各组之间的主任们吵起来了,比如有时只来3个规培生,但有四个组,有个组分不到人干活,最后科主任一拍桌子,不要吵了,我有个完美的idea。我们重新分成3个组吧,这样都有规培生用了。

我所在的科室,规培生也不足,但科主任还没有到这么荒谬的地步,他们只会跟你讲:现在人手不足,你管两个组吧。我所在的科室,大概的节奏是,周一忙,周二忙,周三忙,周四忙,周五忙,周六或周天忙一天,剩下一天睡觉(早上太阳没升起出门上班,晚上太阳下山了下班,有好长一段时间,不知道太阳长什么样)。我们的门急诊,也就一个人每天搞定100个大爷大妈而已(心好累,嗓子冒烟)。

浇灭医学生热情的不是难治的病,不是难背的书,是难搞的病人…急诊遇到难搞的人,只能忍气吞声,经常气到肝郁。大爷大妈们,有的半夜睡不着觉来看看你(有个喜欢早上4点遛狗,也不知道狗心里怎么想的),有的散步路过医院来看看你(有个喜欢晚上11点出门散步),有的看别的科室顺路来看看你(半夜两三点看完别的科室顺路来看看你)。这些我都忍了,最不能忍的是极度焦虑的患者,“医生,我都跑了三家医院了,你帮我再看看。”我的妈呀,3家医院都搞不定的人,我哪里搞得定。

不过,因为累,收入比其他科室要高,而且科室收入并没有受疫情影响特别多,因为除了放假的那两个月,其他时间,工作量还是那么多,只比原来下降了一点,大爷和大妈还是依旧喜欢半夜来看望你。我常跟师妹打趣说,比我们读书的地方工作量翻了一倍(现在回想一下,我读书的地方是个天堂),所以虽然规培1年,但实际上干了2年的活,如果你来规培3年,那就是干了6年的活。我师妹考虑了一下:算了,现在去哪里都是一样的年限,你现在待的坑也没有什么优势了,命要紧。

最后说说教学,我所在基地,基本没有教学这种说法,全靠自学。呵呵,大家都懂的,我觉得别家基地也不见到这块好到哪里去。我们的教学方法,主要靠放任我们在临床上自由驰骋,从而达到自我学习的目的。

说到最后,我期待着规培结束,能早点离开这个地方,虽然收入还可以,但再养我一年,还是不要了,毕竟人到中年,还有什么比命更重要呢?最后提醒各位找基地的同志们:多打听基地的口碑,有些地方,对身体不好。也愿大家都能考试顺利呀。

杂谈

为什么美国黑人大量死于新冠 种族还是基因?

2020-6-25 20:31:34

杂谈

特别梳理:基因编辑进入新时代

2020-6-25 21:23:05

声明 本网部分文章源于互联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
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修改、删除相关文章,请留言反馈
When your legal rights are being violated, please send an email to: sci666net@qq.com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