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是杨文医生的母亲,我就起诉医院

孙文斌该死,但死一万次也无法救回杨文医生。最后孙文斌死了,似乎事情就结束了吧,宛如happy ending的大结局。群众声张了正义,医护报了血仇,医院领导危机公关了一次紧急事件,管理部门又颁布了一条新法令。然而这一切犹如恐怖游轮,我们不过是在等待下一个杨文,再一次循环群众、医疗从业者“高潮”。
这次事件伊始,笔者犹如进入贤者模式,并不大惊小怪,毕竟类似事件层出不穷。各路人马的反应早早对上了剧本,还是熟悉的模式,连愤怒都是原来的配方。对嘴型的在心里默念“深刻悼念XX医生,必须严惩凶手!”。这句话可以留着,我相信下次只需要复制粘贴还可以用,几乎毫无新意。
人们常说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而暴力杀医却一而再,再而三,前赴后继让人绝望。巨轮碾过了民航医院的杨文医生,她的前面还有:

东莞市长安医院刘志霖(2011年,菜刀,卢德坤死刑);

湖南省衡阳市第三人民医院陈妤娜(2012年,折叠刀,王运生死刑);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王浩(2012年,水果刀,李梦南无期);

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康红千(2012,斧子,王英生死刑);

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王云杰(2013,匕首,连恩青死刑);

内蒙古包头市包钢医院朱玉飞(2013,菜刀,李兴龙死刑);

北钢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孙东涛(2014年,铁管,齐洪生无期);

江苏徐州铜山区柳新镇孙庄村卫生室胡今升(2015年,持刀,田春生死刑);

山东省莱钢医院李宝华(2016年,大砍刀,陈建利死刑);

湖南邵东县人民医院王俊(2016年,殴打,3人故意伤害罪4年至1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河北衡水第四人民医院刘广跃(2016年,折叠刀,李刚故意杀人罪被批捕);

广东省人民医院陈仲伟(2016年,持刀,精神病患者自杀)

……

回首是一条血淋淋的来路,然而巨轮却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往前望,依然是片斑驳的血海。

刑法对此类凶手不可谓不严,杀医凶手大多死刑,证明国家法律确实到位了。然而重刑只能泄生者的愤,不能救死者和下一个死者的命。杀人犯穷凶极恶,你再怎么谴责顶多一死,不过这一命换一命的买卖,真亏。即使判孙文斌死刑,也只是迟到的正义。法律是惩戒的手段,是对被害人和受害人的双重救赎。最终目的不是惩罚,而是以此为戒,阻止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

如果穿越,怎样开展拯救杨文医生的行动
1
 孙某95岁母亲病重住院期间

破局1:孙母不老不生病就不会发生这件事情,然而人类的科技还无法避免生老病死。

破局2:孙母不住院,不可能,病有所医是必须的。然而看孙母入院情况,脑梗塞后遗症,长期卧床鼻饲营养,全身重症感染。结论:平时护理可能就不到位,患者生活质量并不高。这里本来可以有所转机。然而此时,姑息治疗不可能的,源于孙某错误的生死观和对医疗的愚昧,“老太太死了,你们都别想活”。

破局3:孙母不住民航总医院,杨文医生不会被杀,但接手的另一个医生可能被杀。
2
孙母急诊留观半月期间

破局1:医院将孙母及其一家人赶出医院。可能违法,医生和医院没有拒诊权。

破局2:孙母一家不该滞留急诊科半个月,应转入专科治疗病房。急诊本该是临时处理紧急情况的地方,如果病房有床位应该转入。据家属叙述,急诊住院不能用医保担心被坑钱,这也是后来导致孙文斌不满杀人的导火索。而急诊科同事诉,患者一家天天犯混,没有病房敢接诊收治。待议,或许就此消除杀机;或许同样置病房同事于杀机之下。

破局3在孙某辱骂医生和威胁医生人身安全时报警,可行,警察警告孙某,并限制其靠近医生。

破局4学习国外,孙某上医闹预警名单,名单上的患者及其家属在医疗机构或者与医生会面时,全程由安保人员或者警察陪同。继续不配合的,换医生,只能到指定的医疗机构就诊。
3
孙某提前3天买刀期间

破局1:不卖刀给孙某,谁知道孙某不是买刀回家切西瓜,而是割颈啊。

破局2:不让孙某把刀带进医院。可行,前提是医院装安检。

破局3:群众或者其他家属举报孙某带刀。可行,前提是有这样的朝阳群众。

破局4:孙某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可行,前提要有危险预警,安排社区心理辅导。
4
孙某凌晨5点行刺期间
破局1:凌晨5点多,杨文医生去值班室反锁门睡觉。然而急诊科,医生要随时处理患者病情。
破局2:夜间孙某不被允许陪床。可行,很多ICU家属也是不可以随时进入的。
破局3:杨文医生犯了医者大忌,不应该背对家属写病历。背面拎头割颈,学了什么防身方法都来不及施展,就一命呜呼。

中世纪金属头盔,可保护头面颈免遭刀剑砍杀

破局4:第一时间发现的护士用输液杆爆头孙某,制止暴行。没点功夫的底子,真不敢不推荐,也为后面去拉凶手的医生或护士捏一把汗。
破局5:改变急诊室开放式布局,孙某不能轻易接近杨医生。这个布局原本为了方便抢救患者,如今却成了医生的丧命场。
如果我是杨母,我就起诉医院

即使有这么多破局的机会,然而时空不可倒转,杨文医生再也晒不到明日的太阳。当管理部门和医院义正言辞的表示谴责时,笔者感觉到一股恶心上涌。因为不管凶手孙文斌如何暴戾,如果相关部门早有所作为,众目睽睽下杨文医生本可以不死。

其一,看过杨文医生被害视频的人,大概都对那把20cm的尖刀印象深刻。这是医院,不是屠宰场,带这么长的刀进出无阻,是让患者家属带刀进去剔牙的吗?
其二,这不是激情杀人,而是有预谋的杀害。家属在患者半个月的住院期间已经对再急诊科住院表达了强烈的不满,进行了辱骂和威胁,急诊科医生甚至已经向科室和医院进行了备案。但直至杨文医生凌晨被害,医院是否有所作为?如果有,患者滞留急诊半月,措施是否到位?
根据《劳动安全保护法》,医院作为用人单位有义务平等地保卫每一位医疗工作人员的安全与健康。医生被杀,杨母或是起诉医院的第一人,或许杨母的起诉终会失败,但这是医生母亲为拯救下一个女儿所能表明最强硬的态度。
其三,期间当事医生建议患者转院或做医疗鉴定,可家属仍在抢救室对着干。急诊科医生不敢将其转入病房,只敢劝其转院,谁之过?2018年,湘雅附三江凤林医生状告政府和公安局医闹不作为,以败诉收场。扪心自问,权责部门是否充分保护好了医生?犹如子贡赎人,单纯讲究奉献,一次次将医生推到医患战火前线,使其只能寻求自保。面对这样充满风险的医疗行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一次又一次医生和医院没有“拒诊权”无计可施,那卫生管理部门和执法部门为何不给出有法可依的解决方案?

不能靠医德和患德构建良好医疗秩序

今年又是挑战人心理极限的一年,诸如社会上精神病杀人,自杀者闹市砸死路人,学校杀老师的,医生每年得接触多少患者及其家属啊,碰到一两个极端分子真的再正常不过了。受经济水平和社会福利限制,激发了广大群众的医学需求和医疗服务供不应求的供需矛盾。说难听点,社会本就浮躁,患者不满意,医生也不满意,最近医患关系一直不太好是现状。哪怕死医生了,骂医生的也跟挺医生的一样多,一个巴掌拍不响,可惜不是打他脸上。被判了死刑的患者或者家属或许觉得不亏,他们虽死但拉了一个培训多年高高在上的医生做垫背的。然而我觉得亏,一是生命本来平等,二是医疗本是逆天改命,然而他们亲手向死神送了两条性命,玉石何必俱焚啊?

网上造谣贴钟南山院士说,“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的天职,要求活着,也是我们医生作为一个社会人的最低要求。”造谣者假借院士的名称不知是何居心,但文字虽是谣言,这个要求却是医者向患者的无声呐喊,也是对医院领导和卫生管理部门的求助。妓女可以拒绝给嫖客服务,但即使是杀人犯,医生也不能拒绝为患者诊治,因为我们尊重每个人的生命健康权。医生只是一门工作,可以被要求有职业道德和素养,但医疗既不是服务,也不是公益事业。有人呼唤患者要有患德,不管是现实和网络接触,真的有很大一批心怀感恩的人,他们为医生打抱不平,他们不会说医生该死。但是所有人都会生病,要求每一位患者都有觉悟或者患德是很难的。请不要再将暴力伤医违法犯罪行为模糊成医患纠纷这样一个伦理人文问题,这不是结了婚确立了夫妻的关系,就可以开展的“家庭暴力”。道德不是秩序建立的基石,法律和规范是。
国外经验,暴力伤医如何防范

美国医闹更可怕啊,因为医院也会发生枪击案。参考国外,应对暴力伤医防范措施。

 发展层级医疗体系,除了急诊,医生不应该是“触手可及”的。

 提防可疑存在冲动性攻击倾向的个体。美国医疗机构评审国际联合委员会( JCI) 医院评审标准中提到,“每一位患者的初始评估包括对身体、心理、社会及经济等诸因素的评估。”医务人员或者社会工作人员可以对患者进行暴力风险评估,进一步了解患者实施暴力行为的风险状况。

  医疗黑名单或许不可取,但预警名单可以保障医患双方的安全;应该允许医生紧急避险,避免双方承受生命之重。然后第三方有义务介入及时干预,对每一个危险信号,防范于未然。

 了解暴力事件发生前的一些行为规律,医护人员学习危险预警和自保技能

  这个第三方由警察和医院安保人员共同组成,辅助社区辅导人员对患者进行心理帮扶。不管是患者还是医生受到伤害,第一时间问责当地医疗管理机构和医院管理部门。

最后,希望在外调研的卫生管理部门,把好的制度引进来,多学学怎么保护医生,而不是一味榨干医生。

医院作为高风险场所,应该设置安检
地铁、火车站设置安检,因为人流量大,恐怖分子危险公共交通安全;博物馆设置安检,因为里面的藏品有艺术价值。出入地铁、火车站和博物馆的都是正常人群,医院人流量大,还是特异性选择的有疾病困扰的人群。患者本人受疾病磨难苦不堪言,患者家属照顾患者身心疲惫,那么这个人群较正常人群发生暴力事件的概率本身就是大的。现在哪里发生的危害公共安全的事情比医院多?特别是急诊应该是警察的重点“关照”对象。安检不在于防着患者,而在于给医者安心。把脑袋悬在裤腰带上,几人能安心看病?

愤怒的人群,对医疗和医生多有微词;医患关系不和谐的现状是卫生部不知道,还是医院管理部门不知道?个别极端分子做出可怕的事情是不可预料的,既然知道医疗场所是高风险场所吧,你还不安检?不止是要设,而且更该设,作案工具多是利器,如刀具、斧头,这些哪怕是地铁过安检都可以被查出来的。卫生部门真要有所作为,规定安检措施作为医院等级评定的项目之一,医院的领导还会不从吗?

 

参考资料
[1] 杨文医生被害细节曝光,她的同事讲出了前因后果……,医学界,https://mp.weixin.qq.com/s/SnE7jms0B-bCKznc3UPplQ
[2]  焦艳玲. 论医疗机构的强制缔约义务[J]. 医学与哲学,2009,30(3):46-47.
[3] 李小涛. 紧急避险研究[D]. 武汉大学,2009.
[4] 李国赓. 医患关系的合同法分析[D]. 中国政法大学,2005.
[5] 陶短房,中国经营网,医生有没有权利拒绝病人——谈谈“国际惯例” http://www.cb.com.cn/index/show/zl/cv/cv1241050460
[6] 愿天堂没有枪声:2002-2018美国医院枪击案盘点,医脉通, http://news.medlive.cn/all/info-news/show-151786_97.html
[7] 暴力伤医事件 国外对医患是怎么处理,出国风,http://www.sohu.com/a/74491427_387079
杂谈

对不起我的研究生 作为导师让您失望了

2019-12-30 20:09:10

杂谈

第一个靶向HER2阳性乳腺癌单抗药物“赫赛汀”的研发历程

2019-12-30 20:15: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