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农大发现穿山甲是新冠病毒潜在中间宿主 病毒株相似率99%

2019年12月,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出现不明原因的肺炎疫情,流行病调查发现这些陆续出现的肺炎病例都与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后续调查研究证实该肺炎疫情为病毒性肺炎,该病毒被世界卫生组织(WHO)暂时命名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

截至2月7日上午11时,全国已有超过3万名确诊病例,超过600名患者死亡。除了隔离、治疗,加快特效药和疫苗研发以外,还需要尽快弄清楚该病毒的自然宿主中间宿主,才能更好更快地战胜病毒。

1月22日,国家疾控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表示,目前来看,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

新冠病毒来自蛇?

1月22日,Journal of Medical Virology 杂志上发表了来自北京大学广西中医药大学宁波大学武汉生物工程学院等单位联合完成的题为:Homologous recombination within the spike glycoprotein of the newly identified coronavirus may boost cross‐species transmission from snake to human 的研究论文。

该论文通过同义密码子使用偏向分析,认为是造成当前武汉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爆发的最可能的野生动物库

但是该研究结论并未得到业内研究人员的广泛认可,因为同义密码子使用偏向分析并不适合用来研究冠状病毒的宿主,所以论文结论不一定可靠。

新冠病毒自然宿主仍是蝙蝠

2月3日,国际顶尖学术期刊 Nature 杂志以加快评审文章形式上线了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的研究论文(该论文主要内容已于1月23日在预印本bioRxiv上线)

石正丽团队论文

自18年前SARS爆发以来,在其自然宿主蝙蝠中发现了大量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相关冠状病毒(SARSr-CoV),先前的研究表明,其中一些蝙蝠来源的SARS相关冠状病毒可能会感染人类。

在这篇论文里,石正丽团队报道和表征了引发此次武汉肺炎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CoV)

石正丽团队在疫情爆发早期,从五名患者中获得了病毒全长基因组序列。这些病毒彼此几乎相同,并且对SARS冠状病毒有79.5%的基因组序列相似性。通过七个保守的非结构蛋白的成对蛋白序列分析表明,表明该病毒属于SARSr-CoV物种。

此外,武汉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在全基因组水平上与蝙蝠冠状病毒具有96%的同源性。证实了此次发现的新冠病毒的自然宿主为蝙蝠

最重要的是,该研究从分子水平揭示了2019-nCoV与SARS-CoV使用相同受体ACE2进入细胞

中间宿主是水貂?

1月25日,北京大学朱怀球、浙江大学肖永红合作在预印本 bioRxiv 在线发表题为:Host and infectivity prediction of Wuhan 2019 novel coronavirus using deep learning algorithm 的研究论文。

该论文通过比较脊椎动物宿主所有病毒的感染模式,发现水貂病毒显示出与2019-nCov更为接近的感染模式。传染性模式分析的这些结果表明,水貂可能是2019-nCov的中间宿主。

中间宿主是穿山甲?

2月6日,华南农业大学官方发布:华南农业大学发现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

据了解,研究团队通过分析1000多份宏基因组样品,锁定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继而通过分子生物学检测,揭示穿山甲中β冠状病毒的阳性率为70%进一步对病毒进行分离鉴定,电镜下观察到典型的冠状病毒颗粒结构;最后通过对病毒的基因组分析,发现分离的病毒株与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达99%

这些结果表明,穿山甲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研究结果对本次疫情的源头防控具有重大意义,为野生动物管控的相关政策调整提供了科学依据。

华南农业大学校长刘雅红教授表示:“鉴于当前疫情防控的严峻性,我们选择将研究结果在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希望有助于疫情的科学防控,并为更多科学家开展进一步工作提供借鉴。

目前该研究论文还未上线,具体研究细节还无从知晓,我们期待后续报道,论文正式上线后,BioWorld将第一时间为读者解读报道。

自此,此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已经明确是蝙蝠,但在武汉地区,蝙蝠直接与人类接触的机会很小,且疫情爆发在冬季,冬季也没有蝙蝠出没。再结合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检测到新冠病毒,新冠病毒从蝙蝠到人类之间必然存在着一种或多种中间宿主,就像当年的非典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同样是蝙蝠,但是通过中间宿主果子狸传播给人类。

这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到底是哪种野生动物呢?水貂?穿山甲?还是其他动物?现在依然不明朗,我们能做的就是远离野生动物,拒绝接触、非法捕捉、食用野生动物。

穿山甲

穿山甲在亚洲被广泛猎杀,以作为食物及传统中药材使用。该物种在其原生栖地均大幅减少,中华穿山甲自1990年起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二中,任何从野外捕猎的商业用途均被禁止。在我国,穿山甲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禁止捕杀和食用,非法捕杀、走私或贩卖,可被判监5年以上有期徒刑,案情严重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

目前,穿山甲已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 2014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 3.1——极危(CR)极危表示该物种所面临的威胁及危机等级为最高,是仅次于灭绝野外灭绝的评级。这一评级意味着穿山甲的野生种群面临即将绝灭的机率非常高。

论文链接: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0-2012-7

https://doi.org/10.1101/2020.01.21.914044
研究进展

复旦大学蓝斐课题组揭示 2019-nCoV 感染可能导致肝损伤!

2020-2-7 20:49:10

研究进展

黄胸鹀曾遍布亚欧 如今国人当野味吃到濒临灭绝

2020-2-8 0:38: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