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大佬撕逼 无辜学生遭殃

在许多圈外人看来,靠脑力吃饭的学术圈中人令人称羡,似乎教师或研究人员天然就是值得人尊敬的专业人士或饱学之士,都是贤明有才德之人。
其实不然,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学术圈也是个大川,里面亦是鱼龙混杂。其中,自然不乏沽名钓誉之辈。
所以,看似风平浪静的水面下自是暗潮汹涌。为名利、为地位、为话语权,亦是少不了一番明争暗斗。
而今天要讲的事情,说到底,就是一个科研圈冤冤相报的故事。这个故事起源于2018年的一起学术不端地举报。
2018年8月,举报人向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副校长Michael Levine指控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王存玉(Cun Yu Wang)和他的前学员、现今的副教授Christine Hong存在操纵实验数据的不端行为。
很快,举报人就在11月份正式提出投诉,同时也收集了相关证据后,发了一封匿名电子邮件给UCLA的所有教职员工,其中列出了Wang和Hong论文中数据操纵的证据,具体见下图:
尽管作者辩解说,这是因为作为同一实验系列的一部分,对照组图像结果的重复使用是合理的,但细究下来,两篇文章对照组所进行实验条件并不相同,所以这个解释的理由并不成立。
上图中不同细胞系的显微镜照片是相同的,只是进行了旋转操作,但Wang却不愿承认错误,只说这是第一作者在组合图片时不小心选错了图片。不得不说,这理由十分蹩脚。
虽然文章作者表示是一时疏忽,但从图片结果来看,作者显然是通过任意调整样本的门设置以及重复使用相同的流式原数据来操纵流式细胞术的实验数据,也不太可能是疏忽造成的无心之过。
此外,免疫组化图片中不同视野细胞图片重复使用,以及不同文章相同图片旋转再利用等造假手段均能在他们所发表文章中找寻。
如此看来,有图有真相,证据确凿,说Wang等人学术不端一点毛病都没有。更何况,后续学术打假先锋Elisabeth Bik也扒出了其他操纵实验数据的证据(见下图),也算是彻底坐实他们文章作假的“罪名”。
照理说,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文章的作者理应该认错挨打,并把作假的文章撤回,可是与Wang等人私交甚好,同时也是这些文章的共同作者——牙科院副院长Sotirios Tetradis和院长Paul Krebsbach却表示极其不爽,并选择硬核在线开战,相互爆料以示友好;同时也尽可能悄无声息地纠正虚假数据以试图掩盖事实真相。
据了解,他们所发表的文章已经出现了几次修正。有一次,出版商Elsevier发现在2018年发表于《Cell Stem Cell》的文章存在严重的造假现象,却不得不使用肮脏的手段来帮助作者避免撤回论文。
这又许是因为这些文章涉及多笔基金,总不能让这些钱白白的打水漂吧。其中,超过3200万美元的NIH资金与被指控的科学家有关,总共有16个NIH R01赠款——R01AR063089,R01DE015964(1个原始补助金和2个续订补助金),R01DE016513(1个原始补助金和2个续签补助金),R01DE017684,R01DE019412(1个原始补助金和2个续签补助金),R01DE024828,R01DE028260和R37DE013848(1个原始补助金和2个续签补助金) 。
另外,除了学术不端行为外,举报人还指控副院长Sotirios Tetradis对学生存在性骚扰等行为。
现阶段,Tetradis等人已然知晓举报人是受到性骚扰的学生Justine Tanjaya的导师Kang Eric Ting。很快,UCLA的其他教职工和在美科学家便收到了一封主题为“正义终将得到伸张,真相终将大白于天下”的邮件,内容直指Ting涉嫌贪污腐败,即在招收牙齿矫形住院医时,特别照顾富有捐献者的亲属,会给大额捐款人的亲属录取优先权,希望学校的新管理层对他的腐败行为进行审查。
虽说Ting确实卷入了2007年UCLA牙科学院的入学丑闻,但这其中有多少是Ting的个人责任,又有多少是由UCLA的领导层强加的,还有待确定。而且在美国大学,学生入学贿赂并不罕见,尤其是在精英大学。
这还不算完,为了进一步打击报复Ting,副院长Tetradis甚至还倒打一耙,强迫当初受到骚扰的女生Tanjaya对自己的导师Ting提出虚假的性骚扰指控,并威胁道如果她不提交虚假投诉的话,她恐怕很难博士毕业。
当她准备向学校投诉Tetradis时,Tetradis的那些有权有势的同事纷纷劝阻她不要这样做。最终,不堪其扰的Tanjaya则是在2019年4月向联邦法院起诉了Tetradis和UCLA。
在诉讼中,Tanjaya声称,起初因为和导师Ting有学术上的分歧,她才来寻求Tetradis帮助,但没想到的是Tetradis不仅弯曲事实攻击导师Ting,还对她进行性骚扰。
更让她震惊的是,她已然拒绝了做虚假投诉,但根据法庭文件,Tetradis仍然代表Tanjaya对Ting提出虚假的性骚扰指控。
这件事情不仅让Tanjaya感到无助,也让Ting本人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因Tetradis和Krebsbach的敌对情绪,Ting已经出现失眠、焦虑、抑郁等症状,他的身体也是状况频频,胃溃疡复发,甚至还需要进行胃肠道手术。
Ting表示,其实早在2017年底他申请休假照顾生病的父亲时,他就已经面临着领导的敌视,而在为Tanjaya举报Tetradis作证后更是面对着报复性的职场欺凌,如2019年1月被院长Krebsbach强迫辞去系主任的职位,以及在停车场被Wang口头攻击并大声威胁,曾有目击者声称多次听到Wang说:“你试图伤害我,但现在真正遭受损失的却是你,如果你不停手,还会继续遭受损失的。”
Ting已经在2018年向学校提请了多项申诉,但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直到2019年4月,副校长Scott L.Waugh表示会成立一个由牙科学院和医学院组成的团队对此事件进行详细调查,避免这件事情继续影响学校的文化氛围,阻碍学校的运作和进步。
不过,4月30日,Waugh就宣布辞去副校长职务,调查也就不了了之。由此看来,这场学术大佬之间撕逼暂时还没有定论,只是苦了被卷入其中的那名学生了。

参考文献:

https://dailybruin.com/2020/05/27/dentistry-professor-sues-uc-for-alleged-retaliation-following-title-ix-testimony

学术圈

日本造假科学家小保方晴子出新书登上时尚杂志

2020-6-19 13:40:37

学术圈

PLOS ONE13篇学术论文再陷疑似造假风波 中国医学科学院等知名机构上榜

2020-6-21 22:12: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