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Zena Werb:一代科研人的伯乐

编者按:2020年6月17日,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解剖学系副系主任、教授,UCSF Helen Diller Family 综合肿瘤中心的基础科学副主任Zena Werb不幸去世,享年75岁。Zena Werb是全球杰出的女性科学家,是细胞外基质以及肿瘤免疫学领域的开山鼻祖;一生贡献于科学事业,专注于人才培养,她是一代科研人的伯乐。BioArtReports特此编译此文,缅怀伟大的科学先辈。
 
坎坷求学路
 
Werb于1945年3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出生于犹太难民家庭。出生之前她的父亲和母亲失去联系。Werb出生一个月后,她的母亲待着Werb历经重重困难,终于在意大利团聚,一家三口在意大利北部的一个难民营中度过了六个月。之后于1948年举家移民加拿大。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南部,Werb的父母购买了一个农场,Werb则在一个乡村学校上课,但是教育水平很差。幸运的是,Werb的父亲在欧洲学习时,对数学和物理充满了热情。在父亲的影响下,Werb四岁就在学习牛顿定律,对科学的兴趣也与日俱增。Werb本科就读于多伦多大学,最初对地质学感兴趣,希望加入研究落基山脉的一个实践课程,但却没有提供针对女性的设施场所,Werb因此转而专研生化和生物物理方向,并于1966年来到纽约洛克菲勒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着迷于细胞生物
最初来到洛克菲勒大学,Werb想加入发现抗体结构的教授Gerald Edelman的实验室进行X射线晶体学方向的研究,在Gerald Edelman实验室轮转之后,Werb接受了该实验室此前一个学生的建议,去了生物学家Zanvil Cohn教授的实验室,研究方向为巨噬细胞以及其他免疫细胞的吞噬功能等。在Werb第一次在显微镜下看到巨噬细胞时就被深深地吸引了。Werb认为Zanvil Cohn是她最重要的导师与引路人。他始终看重学生的科研独立性,让学生自由选择所要研究的科学问题。在完全学术自由的情况下,Werb在巨噬细胞调节胆固醇代谢中的关键作用进行了研究,成果于1972年发表在JEM上。
原文链接https://rupress.org/jem/article/135/1/21/6107/CHOLESTEROL-METABOLISM-IN-THE-MACROPHAGE-III
 
作为这项工作的自然延伸,Werb尝试研究循环系统中脂蛋白的转运调控,但由于女性身份的限制,这样研究最终搁置。但是对于蛋白质的研究,Werb仍然抱有很大热情。在英国剑桥Strangeways研究实验室的John Dingle团队作博后时,她把目标转向了产生胶原蛋白的成纤维细胞。胶原蛋白时细胞外基质的主要成分之一,也是体内最丰富的蛋白。正是在作博后期间,Werb发现了降解细胞外基质的MMP蛋白。发现MMP家族这个分子纯属偶然。实验室中在Werb旁边的一名博后正在研究MMP的生化特性,这个方向的研究还很少。Werb想研究成纤维细胞能否产生MMP。从这开始,有关MMP的相关问题被不断阐明、延伸,Werb也不断在细胞外基质领域开疆扩土,成为该领域的核心。
 
在Dingle实验室完成博后之后,Werb想回到北美,在Dartmouth学院作了一年临时助理教授后,Werb获得了再次回到UCSF的工作机会,她回到旧金山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在这里具有更加自由的研究环境,实验室的研究也不断深入,发表的文章也不断增多。
细胞外微环境
Werb团队发现MMP是细胞外微环境的关键调节蛋白。在之后的研究表明,MMP参与到包括肿瘤和发育等在内的多种生物学过程。马萨诸塞总医院肿瘤生物学家Rakesh Jain评价Werb在肿瘤微环境领域做出了开创性的工作,尤其在乳腺癌领域异常出色。Werb与Lawrence Berkeley国家实验室的Mina Bissell合作开展了多项乳腺癌研究。MinaBissell当时正在研究不同蛋白质和激素在乳腺中的作用。二人合作证明,MMPs不仅仅在乳腺癌中高表达,MMPs也可以驱动恶性肿瘤形成,研究于1999年发表在Cell 上。
原文链接:https://doi.org/10.1016/S0092-8674(00)81009-0
 
联结炎症与肿瘤第一人
Werb另一项重大的科学贡献是将炎症与肿瘤联系起来。这个方向的早期研究是与俄勒冈健康与科学大学的肿瘤生物学家Lisa Coussens合作进行的。Werb认识她的时候,Coussens是UCSF肿瘤生物学家Douglas Hanahan实验室的一名博后。Coussens对免疫细胞很感兴趣,于是她选择与Werb合作进行研究。她们的工作奠定了肿瘤免疫学的基础。Werb和Coussens共同发表的Inflammation and cancer 这篇文章目前已经被引用了10000多次,成为了肿瘤免疫学的开山鼻祖。
原文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ure01322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Coussens说她职业生涯步入正轨是从Werb合作开始的,是Werb的鼓励让我有勇气研究肿瘤与炎症。她是我一生中最有影响力的资深科学家。Coussens并不是唯一一个认为Werb是自己伯乐的科学家。Werb指导了多名科学家,她培育了整整一代的科学家,其中多位已经在各自的研究领域中处于资深地位,这些都得益于Werb。当Werb70岁时她还在积极参与研究,试图解决为什么只有部分肿瘤才会转移的问题。处于晚年的Werb仍然孜孜不倦,维护这份对科研的热爱。
 
Nature Cancer 于2020年2月刊发了一则报道,在2019年秋天在Greece举办的第六届国际肿瘤微环境与细胞应激会议期间,Werb接受了Nature Cancer 的采访。
原文链接:https://doi.org/10.1038/s43018-020-0029-3
 
Werb不仅阐述了肿瘤微环境相关研究领域所面临的挑战,也道出了在自己科研生涯中最看重以及最关键的因素,还是一直植根于内心的科研独立性。Werb从博士开始一直被导师的独立性思想深深影响。她在给年轻一代的科研学者建议时也一再强调的独立性。她指出开始职业生涯时,应该坚持自己的想法,在自己怀有热情的领域精耕细作,致力于建立自己的核心领域,而不是盲目担心自己的研究是否处于当下研究热点。早期科研生涯时应该按照自身的特点做一规划,可能会有否定的声音,但依然值得坚持。
 
Werb在Nature Cancer 的采访中提到,她认为如何作一名合格的导师也是她职业生涯的重要一环。她认为不仅仅是博士和博后需要适时地接受正确的建议,导师自己本身也需要不断的学习如何指导团队,这其中不单单包括研究方面,还包括平衡工作、学习以及家庭方面。Werb说在科研界,能够被学者大众铭记于心的杰出科学家寥寥无几,而对于我们,那么最大贡献在于将我们的精神、经验传授给受我们指导过的人。
 
春蚕到死丝方尽
 
Zena Werb生前为学术界作出的最后一项贡献,是志愿提供她个人实验室所余资金资助因COVID-19而需要更多时间完成学业的UCSF博士生,为科学事业极尽所能!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scientist.com/profile/exploring-the-matrix–a-profile-of-zena-werb-66742
https://doi.org/10.1038/s43018-020-0029-3
杂谈

用未授权软件(数据)发表论文可能侵权 甚至学术不端

2020-6-23 20:01:16

杂谈

生命可以用更少的氨基酸编码蛋白质吗?

2020-6-25 20:25: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